产品分类

公司简介

上虞市宏兴针织有限公司,是一家拥有进出口自营权,专业生产出口中高档单双面针织面料、时装面料、女装面料、针织坯布、双面针织布、单面针织布、罗纹布、圆筒布料等系列产品的公司,产品主要包括:毛圈(巾)布(二线纬衣,三线纬衣,绒布,天鹅绒等)、复合布、衬垫布、大小循环彩条布、无缝圆筒布(门幅5英寸-40英寸)、提花布、网眼布、汗布、 棉毛布等, 采用丝、毛、麻、棉、晴、涤、植物纤维(天丝,大豆,树脂,莫代尔等)和各种混纺原料,远销韩国、日本和欧美等国家及地区。

成员博客

资源与链接

访问数:1986065

118图库彩图新跑狗

中东最“败家”王妃玛哈:因赊账进警局“克死”了沙特王子


更新时间:2022-06-30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,一个碗能花1.8万英镑购买,一条打底裤能花几十万英镑,所有的衣服都是高定。

  ,结果被警察抓了现行,最后被父兄关押,不见天日,自己的丈夫更是因为自己一命呜呼,丧失国王的继承权,

  1954年,玛哈出生于沙特王室,她的爸爸正是沙特老国王——阿卜杜拉。沙特王室多有钱想必不用我多赘述,别说用黄金造家具了,直接用来做马桶都见怪不怪。

  在这种家庭长大的孩子,从小就对钱没有概念,买什么东西永远挑最贵的买,因此玛哈从小就是被娇生惯养出来的孩子。

  或许是害怕自己的女儿在自己退位后没有靠山,所以他直接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下一任国王——纳伊夫。这里值得注意的是,新一任国王并非是国王的儿子,而是弟弟。与传统的子承父业不同,在沙特实行的是兄终弟及,因此

  当完公主立马就当王妃,玛哈的工资越来越多,即使啥都不干,玛哈每个月就能进账6万美元,而这还只是到账的钱,王室每隔几年还能领到巨额的交通补助,所谓的“交易补助”就是给王室成员们买飞机和游艇的钱,因此玛哈王妃根本没机会体验人间疾苦,喜欢什么从不考虑价格,一律买买买。

  这样毫无节制地消费,虽然让丈夫纳伊夫看不过眼,但由于当时的纳伊夫还只是王储,依旧要靠着王妃父亲的势力,因此他只能选择隐忍,只是没想到,这一忍,就出了大事。

  你能想象沙特王妃的生活吗?我想无非是出门开着豪车,脚下的每一步都要铺上红毯,走进奢侈品店大手一扬就能allin整间店铺,每天的烦恼就是开哪辆豪车,穿谁家的高定,下个月去东欧旅行还是西欧,当然,也有例外,可能某段时间,她得待在警察局。

  2012年,传说中的世界末日到来,但当时的沙特王妃没有闲暇顾及,因为她的末日已经来了。2012年6月,某家酒店老板忍无可忍报了警,因为

  消息一出举众哗然,堂堂沙特王妃居然欠一家酒店的钱,实在让人笑掉大牙。然而更让人吃惊的还在后头,因为王妃欠账的不仅仅是这家酒店,还有好几百家的奢侈品店,他们称,玛哈经常打着沙特王妃的旗号赊账,

  事实上,这并不是玛哈第一次赊账,她的赊账事迹早有先例,早在2009年,法国知名酒店乔治五世酒店被巴黎顶级的奢侈品商家和律师们围堵,他们围堵的对象并不是酒店,而是住在酒店里的沙特王妃玛哈,商家们想用这种方式让王妃感到羞愧而还钱。这其中有个人是高档内衣精品店的老板,当时玛哈在店里消费了7万欧,还是以老方法赖账,商家忍无可忍,直接找沙特驻巴黎的特使要钱,却没想到对方答复:

  。事实上,沙特并非是付不起这7万欧,而是因为那一年,玛哈欠的是1500万英镑。

  虽然此前玛哈的赊账都有王室买单,但这次王妃想靠自己,所以她准备了逃单计划,可能是童年只顾着花钱没时间读书,所以她智商不太够用,

  这件事后,玛哈在国际上也被群嘲,虽然结局还是因为玛哈有沙特的外交豁免权,所以这件事不了了之,但沙特的老国王也因为教女无方羞愧万分,把自己的女儿关了起来。有趣的是,这件事受影响最大的不是玛哈,也不是玛哈的父亲,而是玛哈的丈夫纳伊夫。

  如果沙特阿拉伯也相信八卦命理,那沙特王妃玛哈一定会被人冠以“克夫”的名号,因为

  2012年轰动世界的沙特王妃逃单案让沙特王室羞愧得无以复加,而玛哈的丈夫也因此被人们议论纷纷,自己的王妃都管不好,还怎么管好沙特?因此纳伊夫思来想去,觉得自己也受够了,所以他准备和王妃离婚。

  只是离婚后,纳伊夫的的状况并没有好转,因为此刻纳伊夫因为王妃的事件,民众好感度直线下降,这就给他的对手小萨勒曼机会。

  小萨勒曼是前沙特国王的儿子,也就是玛哈的弟弟,被人称为“魔鬼王储”,在纳伊夫成为王储之前,小萨勒曼就是他最大的对手,因此在这种情况下,小萨勒曼乘胜追击,最终拿下了王储的位置。

  此刻的玛哈已经不再是个王妃,而是一个丧夫的公主,而她也在这件事后消失了,有人说被小萨勒曼关押了,也有人说王妃已经一命呜呼了,毕竟此刻的玛哈已经是个60多岁的老人了。

  纵观玛哈的一生,其实是悲哀的,她看似拥有数不胜数的金钱,但由于童年没有得到好的教育,长大后其他人碍于王室的身份也没人敢指责她,最后才落得这样的结局。生于王室,并非就是来享福的,而是要为自己的子民着想的,